天命道尊 第387章 天级悬赏令绿色阅读 - 天命道尊 笔下缘 - 笔下缘小说 365棋牌中心有没有客服电话_开心365棋牌火吗_365棋牌贴吧

看着紫烟那渐渐消失在街道人群中的背影,李傲天立在原地久久未曾移动目光。

“老大,嫂子已经走远了。”

海尧轻声的开口提醒道。

“我知道,就是有些舍不得,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李傲天苦笑着摇了摇头道。

“这说明嫂子在你心中很重要啊,这是很正常的,你和我一样,都是重感情的人,我跟我爷爷和母亲分别的时候,和你现在一样很不舍,甚至还有种永别的感觉呢。”

海尧神色复杂的说道。

“永别?你说的也太玄乎了吧,这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。”

李傲天没好气道。

“我不是说你和嫂子,我是说我自己。”

生怕李傲天误会,海尧连忙开口解释道。

“我知道你说的是自己,可就算是你自己,你也没必要这么想啊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嘛!”

李傲天翻了翻白眼道。

“也对,不说这些了,咱们现在去哪里啊?”

重整了一下心情,海尧话题一转道。

“先去找家客栈住下吧,顺便打听一下这段时间风凌城内的情况,我得罪了地魔宗和黑水门,指不定他们正派人四处搜寻我的下落呢。”

李傲天在想了想后,说出了接下来的打算。

“这样也好,我来过风凌城,在我的记忆中,那边不远处就有家客栈,咱们过去吧。”

海尧四处张望了一下,随后指着一个方向提议道。

“不用去了,我大半个月前刚来这风凌城时,城中的客栈就基本上客满了,更别说现在离拍卖大会越来越近,城中的人越发多了。”

“我和风家大小姐风影有点交情,咱们先去风家的风缘客栈。”

李傲天早已有了主意,他也不等海尧再废话,主动朝着风缘客栈的所在方向而去。

在城中热闹的街道上一阵七拐八绕之后,李傲天带着海尧再次来到了风缘客栈的大门前。

“记住了,我现在叫李舜,是一个海外散修,而你叫李尧,是我的贴身仆从,在外人面前你叫我主人,可千万别露出马脚。”

并没有直接走入风缘客栈,李傲天神色凝重的冲着海尧嘱咐道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,一路上你都说很多遍了,咱们至于这么小心翼翼的嘛。”

海尧撇了撇嘴嘀咕道。

“你懂什么,小心驶得万年船,要我命的人多的是,我要是出了事,你也逃不了,给我打起精神来!”

李傲天冷着脸喝斥道。

“这位前辈,欢迎您光顾我风缘客栈,请问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?”

李傲天的话刚一落音,风缘客栈内便走出了一个身材窈窕长相上佳的紫衣侍女,她语气柔和的开口询问道。

“既打尖也住店,还不赶紧领我主人进去!”

不等李傲天开口说话,海尧抢先一步开口道,颇有点狗腿子的模样。

“抱歉了前辈,若是打尖的话自然没问题,若是住店那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,因为我们客栈已经客满了。”

紫衣侍女面露歉意的说道。

“住满了就不知道腾出一间房啊,我主人是什么身份,能来你风缘客栈,这是给你们面子,赶紧安排去!”

海尧面露不喜道,看上去颇为嚣张,这让一旁的李傲天都有些无语,他没想到海尧演戏居然演的如此投入,这简直和一些世家大少身旁的狗腿子,没什么两样。

“这...”

海尧的话让紫衣侍女有些为难,其实若不是因为她感受到了李傲天身上元丹境界的气息,就海尧这样的修为,她都根本懒得搭理。

“不要太为难,现在没空房不代表等下没有,我们先进去看看再说,正好我也想尝尝你风缘客栈的灵食和灵酒。”

李傲天看穿了紫衣侍女的心思,他也没有客气,直接迈步朝着客栈内走去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在前带路啊,没有眼力劲!”

李傲天刚一动身,海尧便冲着紫衣侍女吆喝道,自己则紧跟在了李傲天的身后,朝着风缘客栈内走去。

风缘客栈不愧是风凌城最大的客栈之一,客栈一楼大厅内的客人数量不少,足有不下四五百人,以至于大厅内的客桌,基本上全坐满了人。

“你们这里怎么连个空座都没有啊,还不赶紧让人腾出张桌子来。”

扫了热闹非凡的一楼大厅一眼,海尧脸色阴沉的冲着紫衣侍女命令道。

“这...这恐怕不太方便...虽然前辈修为高,但大厅中的其他人,那也都是我风缘客栈的客人啊,我们不能因为前辈你,就去将别人赶走的,这样不符合规矩。”

紫衣侍女语气吞吐的解释道,看上去异常的紧张。

“规矩个屁,我看你是...”

海尧正要开口骂上两句,不过他话还未说完,便被李傲天给拦住了。

“小丫头,那里不是还有一张空桌嘛,我们就坐那里了。”

李傲天指着不远处一个靠窗的空桌子道,他也不等紫衣侍女来得及再说话,直接便迈开步子走了过去。

“前辈,不行的,那张空桌是我风缘客栈一位贵客特地预定的,你若是坐了,被那位贵客知晓后会有大、麻烦的,而我也会吃不了兜着走!”

快速拦在了李傲天的身前,紫衣侍女面露哀求道。

“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回事,我主人莫非就不是你风缘客栈的贵客嘛,再说了,这桌子空着也是空着,我们坐一会儿又能怎么样,给我让开!”

见一个小小的侍女居然敢拦自己老大的路,海尧语气冰冷的喝斥了一句,同时一把拉开了紫衣侍女。

“使不得,真的使不得,两位前辈,我是为了你们好啊,那人你们惹不起的,真要闹出了麻烦,我风缘客栈也不保住你们啊。”

紫衣侍女情绪激动的开口劝道,看上去都快哭了。

“放心好了,真要出了事,我们自己负责,与你风缘客栈无关。”

李傲天没想到住个客栈居然这么麻烦,他有些不耐烦的直接走到了空桌前,并且坐了下去。

“这...”

看着已经落座的李傲天,紫衣侍女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其实对方是否会惹上麻烦她倒是不关心,她关心的是自己会不会受到牵连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通通拿上来啊,怕我们付不起元晶吗!”

冲着立在原地有些发愣的紫衣侍女招呼了一声,海尧走到李傲天桌子的对面坐了下去。

“两位前辈稍等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知道自己是劝不住李傲天两人了,紫衣侍女面露无奈的叹了口气,随后退了下去。

“老大,我这“仆从”表现的怎么样?。”

随着紫衣侍女的离去,海尧面露得意的神识传音道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呢,哪有仆从和主子一起落座的,还有,你表现的太高调了。”

李傲天冷着脸传音回道。

“嘿嘿,老大,你也知道我就好这一口,就让我坐在这里沾沾你的光呗,至于高调,我这不也是为你着想嘛,你想想看,通常仆从越高调,那就说明主子越厉害越有实力啊。”

海尧传音为自己辩解道。

“我不是说你对外人高调,我是说你比我都要高调,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,你将我的话全都给抢了,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!”

李傲天翻了翻白眼道。

“额...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儿过了,你放心,我会改的。”

被李傲天这么一说,海尧当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而就在此时,那紫衣侍女带着人一行人,端来了大量的灵食和几壶灵酒,恭敬的摆在了桌子上。

一见到灵食和灵酒,海尧眼中顿时露出了动人的精光,下意识便开始动手吃了起来,都没注意到对面坐着的李傲天的眼神,冰冷的都能杀人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看着正欲撤离的紫衣侍女,李傲天突然开口问道。

“启禀前辈,晚辈名叫秋兰。”

没想到李傲天居然会问自己的名字,紫衣侍女委婉的开口回道,同时心中有些小紧张。

“你们孙常孙掌柜可在?”李傲天紧接着又问道。

“在,孙掌柜在后院,前辈莫非认识我们孙掌柜?”

秋兰有些意外道。

李傲天点了点头:“我们是老相识了,你去将他叫来,就说有个老朋友要见他。”

“这...好的,我这就去叫孙掌柜前来。”

对李傲天的吩咐,秋兰不敢违背,在冲着李傲天行了一礼后,缓步离去了。

“老大,你都换了个新身份了,还找那什么孙掌柜叙旧,就不怕暴露嘛。”

一边啃着一块烤的金黄的妖兽烤肉,海尧一边神识传音道。

“你懂什么,吃你的肉,记得等下别多嘴。”

拿起桌上酒杯饮了一口香醇的灵酒,李傲天刻意嘱咐道。

不知道李傲天心中打的什么算盘,海尧也不再废话,自顾自吃喝了起来,那吃相看的李傲天好一阵无语。

并没有和海尧一样胡吃海喝,李傲天除了偶尔小酌一杯之外,桌上的灵食一口都没碰,他将自己的神识散了开来,悄悄地听起了附近一些人的谈话。

“听说了嘛,最近有个神秘人物发布了天级悬赏令。”

“当然听说了,据说是悬赏真雷宗一个叫李傲天的传承弟子,悬赏额达到了惊人的三千万元晶呢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,三千万元晶,那可是一笔巨富啊,就是一般的半步玄王,也不见得能有这么多的元晶,真不知道那李傲天得罪了什么人,居然让对方不惜下此血本来杀他。”

“你说错了,不是要杀他,而是要活人,就连身上的储物戒指等物都要,而且要原封不动的,我猜这家伙肯定是牵扯到了什么重大的大秘密,否则怎么可能要活的呢。”

......

在神识的感应下,李傲天听到了一则关于他自己的重大消息,居然有人发布了悬赏令要活捉自己。

“地魔宗,你们下手可真够快的,这才不过数天的功夫,居然就已经在风凌城发布悬赏令了!”

虽然心中有些意外,但李傲天表面上却并没有显露出什么,他一猜就知道,这所谓的天级悬赏令,肯定是地魔宗黑凤的手笔。

因为自己杀了阴天俊,又夺了地魔宗至宝魔血飞刀,黑凤带人追杀自己反而几乎全军覆没,不将自己抓住夺回魔血飞刀,黑凤肯定无法向地魔宗的高层交代。

“三千万元晶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,地魔宗...嘿嘿,既然想玩儿,我就好好的和你们玩玩!”

喃喃自语的嘀咕了一句,李傲天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冷笑。

正当李傲天想再听听附近人交谈的内容之际,风缘客栈的掌柜孙常,小跑着来到了他的桌子前。

“是这位前辈要见我吗?”

看着李傲天陌生的面孔,孙掌柜微皱着眉头问道,他听秋兰说有老朋友找,可他却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人。

“不错,是我找你,你风缘客栈还有客房吗?”

并没有管孙常脸上疑惑的表情,李傲天直接开口问道。

“原来前辈是来住店的啊,我还以为真有老朋友找呢,前辈抱歉了,我风缘客栈早已客满,现在没有空房。”

孙常苦笑着说道。

“没有空房那就帮我腾出一间空房来吧,元晶我可以多付一些。”

早就知道孙常会这样说,李傲天面不改色心不跳,一边喝着灵酒,一边开口说道。

“前辈,这不是元晶的问题,而是原则的问题,我风缘客栈真的没有空房了,十分抱歉。”

孙常无奈的说道,若不是感受到李傲天元丹两重的修为,他都想转身离去了,这些天像李傲天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了,仗着有修为又有点元晶,就想坏他风缘客栈的规矩。

“原则?好,既然孙掌柜要讲原则,那咱们就讲原则,我听说不久前,你风缘客栈也是没有空房了,但有人拿着一块你风家那什么贵宾令牌,立马就有空房了,还是天字号房,我这话不假吧。”

转头直视着孙常,李傲天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“这...确有其事,不过前辈所说那人,是我风家的贵宾,他有我风家的贵宾令牌,依照我风家风缘客栈的规矩,有贵宾令牌者,可以享受贵宾待遇,这是凌驾于一般原则之上的原则。”

孙常如实的解释道。

“哦,原来如此啊,那照你这么说,我也可以弄间天字号房来住住了。”

李傲天说着,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风家的贵宾令牌,将之放在了桌子上。

前辈你这也是我风家的贵宾令牌?”

看着桌子上眼熟的令牌,孙常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道,他怎么也没想到,李傲天居然会有贵宾令牌在手。

“你自己不会看嘛,这是当年你风家一个老家伙硬塞给我的,我当时还不想要呢,他非得给我。”

李傲天故意扯了个谎道,这让正胡吃海喝的海尧一阵白眼直翻,心想刚刚还说自己高调,现在不知道谁更高调。

“原来如此,想必是我风家某位隐世老祖所赠与的了。”

“前辈既然有此令牌在手,我倒是可以给前辈安排一间房,不过这天字号房是真没有空余的了。”

“前辈有所不知,随着我风家拍卖大会的临近,现在住在天字号房内的,都是我风家的一些重要贵客,我这实在是难做啊,要不给前辈安排一间地字号房怎么样?”

孙常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,看上去很是为难。

“你说什么呢,那些家伙是你风家的贵客,我主人莫非就不是你风家的贵客了嘛,住地字号房,亏你也说得出来!”

海尧忍不住插嘴道......